湘雅史

颜福庆医学教育思想初探

复旦大学 颜志渊
中南大学 黄珊琦

2012年是医界前辈颜福庆先生诞辰130周年。颜福庆先生从医执教六十载,集医学教育家、公共卫生学家、社会活动家于一身。上世纪五十年代,颜福庆先生曾作为全国知识分子的代表受到毛主席的接见,并在就餐时被安排坐在毛主席身旁。九三学社中央主席韩启德院士对颜福庆先生给予了高度评价,亲笔为颜福庆先生题词“医学教育先驱,知识分子楷模”。

先生先后留学美、英两国,将西方先进医学与中国国情相结合,不断探索与西方合作办学的道路,创办了两所医学院(湘雅医学院[1]、上海医学院[2])、三家医院(湖南省人民医院的前身湖南红十字会医院、上海澄衷肺病疗养院、中山医院),担任过三所著名医学院(湘雅医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上海医学院)院长和一所卫校(长沙仁术卫校)一所中学(长沙青年中学)的校长。颜老长期工作在上海、北京、湖南、重庆等地,足迹更是遍及欧、美、亚、非诸国,一生与二十世纪中国现代医学发展史密切相关,在医学教育界影响深远,堪称中国现代医学之父。

“正谊明道”四个字,是颜老先生从医办学的基本理念,也是上海医学院最早的校训。它由董仲舒《春秋繁露》中的两句话“正其谊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缩减而成,运用到医生这个行业就意味着,做医生不能以谋私利为目的,而是要做到“医为仁术”,为广大患者服务。“明道”则意味着学习过程要孜孜不倦,“知其然而知其所以然”,不断地追求医学真理。

二、颜福庆先生对上海九三组织的影响

先生对九三学社上海组织的发展壮大功不可没。1956年,在中国共产党“长期共存、互相监督”的统战政策鼓舞下,颜福庆经时任九三上海分社主委的卢于道推荐,作为医务界的“关键性人物”加入九三学社,从而在医务界竖起了一面“九三”旗帜,随后,上海第一医学院、上海第二医学院以及其他医务界骨干纷纷加入九三,上海九三大家庭在短期内呈几何等级的增长、壮大。在颜福庆的感召下,上海一大批著名西医和他的学生、同事如荣独山[3]、苏德隆[4]、郭秉宽[5]、王淑贞[6]、林飞卿[7]、董承琅[8]等纷纷加入九三学社。

一、创办湘雅和上海医学院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国许多高校都纷纷争取进入国家“211工程”(意即面向2l世纪,重点建设l00所左右的高等学校和一批重点学科点。),包括上医在内全国各高校都在积极争取,力求夺标。1994年秋,由时任国家卫生部部长陈敏章带队,我社中央主席吴阶平院士任评审专家组长的专家组来上海医科大学进行评审,一致通过上海医科大学整体建设规划,同意列入国家“211工程”建设项目。199612月,时任国家卫生部部长陈敏章为主任的专家评审委员会,又一致通过了对湖南医科大学“211工程整体建设规划的预审,并建议卫生部与湖南省人民政府尽快确定重点项目,报请国家教委将该校列入国家“211工程建设规划。在申报“211工程建设项目过程中,以及近年对校史开展的研究中通过收集、整理湘雅和上海医学院两校的建校史料,大家倍感颜福庆先生当年的创业之艰辛,深深体会到颜老为后人留下了一份丰厚基业。而湘雅与上医之所以能有今天的辉煌,与颜老超前独特的教育思想是密不可分的。

湘雅与上医之创建,根植于颜老爱国办学,不辞辛劳、不畏艰辛之心血。1909年,颜福庆作为首位在耶鲁大学获医学博士学位的华人后,受雅礼协会的聘请与派遣,于19102月,来长沙加盟由胡美博士经营的雅礼医院,主持该院的外科。1911年,他倡导长沙红十字会成立,亲任会长,会址挂靠在雅礼医院。这年10月,博士受湖南省政府与辛亥革命志士们之托,在长沙东茅街仕学馆创办长沙红十字会医院、私立长沙仁术卫校,担任院长和校长,开始了国人独办现代医院和医学教育的尝试。1912年,湖南督军、省咨议局局长谭延闿因博士为其治好大叶性肺炎,对现代医学产生兴趣,于1913年,委派朱廷利、粟勘时、颜福庆、聂其焜、肖仲祁等人为中方董事,雅礼协会推胡美、解维廉、赫尔辉、盖葆耐、茅爱理等为董事,组织湘雅医学会董事部;爰订湖南省政府与雅礼会合办湘雅医学校、院契约;湖南省政府拨款购地三千方;雅礼会出资购地一千四百方,为双方建筑医校、院之用。19147月,历经了一波三折的《湖南育群学会 美国雅礼学会合办湘雅第一次合约》,又名《在医科学校和医院工作方面的合作协议草案》正式签订;是年9月,湘雅医学会选举章克恭为董事部部长兼干事部部长,颜福庆医师为医校校长,胡美医师为医院院长和医校的教务长,赵鸿钧为执行干事。12月,我国现代医学教育史上第一所教育机构——湘雅医学专门学校在古城长沙创办,博士开始了中美合办现代高等医学教育的探索。

湖南育群学会与雅礼协会首次签订的合作兴办湘雅的十年协议,有效期是19147月到19247月。届满前夕,双方拟续约的报告于192458获民国政府国务院核准;7月,中华博医学会医学程度标准委员会审查湘雅程度合格,准予注册存案,为全国注册的7所医校之一。

192558,育群学会与雅礼协会双方代表签订湘雅续约十年。续约与首约不同之点有三:校董会完全由育群学会产生;院董会双方合组;医校更名为湘雅医科大学。是年6月,国务院内政、外交、教育各部及湖南省长公署内政、教育各司准予湘雅续约备案。从此,中美合办的湘雅翻开了新的一页。根据续约的规定,改组了校、院董事会。湖南育群学会选举曹典球为湘雅医科大学董事会董事长,颜博士继任校长,开始了国人独办现代高等医学教育的尝试。

192563-4日,为声援上海发生的“五卅惨案”,湘雅学生停课两天,上街宣传演讲,高呼打倒英帝国主义的口号。192611月的大革命时期,湘雅的学生积极响应,纷纷走上街头宣传鼓动,高呼反帝反封建的口号,开办工人夜校等。两次运动的叠加,一时湘雅的工潮、学潮迭起。由于人们把茅头直指当时的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那么涉及到湘雅校园,人们就将锋芒对准了非湘籍教师。在声势浩大的排外浪潮中,湘籍以外的教师纷纷离湘。颜福庆校长于1215赴汉口,委朱恒璧医师代理校长,结束了他在湖南17年的医疗服务与医学教育实践。

上医创建于1927年,当时正值国内军阀混战,战火纷飞,社会动荡,天灾人祸,内忧外患,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中。而随着列强侵入中国,医学教育也多为外国教会所办,主权由洋人操纵。即年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政变,全国笼罩在白色恐怖中,学校纷纷停办,颜福庆以爱国爱民之心,带领一批志士仁人,在黄浦江畔创办了国内第一所国人自办自教的西医高等学府。初办时,规模很小,校址设在吴淞,“一二八”事变中毁于日寇炮火,颜福庆不畏艰难,奔走呼号,发起募捐,经10年努力,建成上海医医学院和中山医院新校址。

上医学科齐全,得益于颜老重视多学科办学。颜老青年时代,两度出国留学。1909年获美国耶鲁大学医学博士学位。同年,去英国利物浦热带病学院学习。1914年再度赴美国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攻读,获公共卫生学证书(CPH)。因此,他对医学和公共卫生同样重视,并身体力行。1927年建校时设医学专业,一年后,在颜老的倡导下,就在医学院内组建了公共卫生学科,亲任科主任兼公共卫生学教授。同年还建立了吴淞(现宝山区)公共卫生所,作为公共卫生教学实验室。颜福庆还规定,医学生毕业前,一律要在卫生教育基地实习一个月,以加强卫生防疫观念。这一规定在上医坚持了数十年,改革开放后这一经验还获得卫生部教学成果奖并在医学院校中推广。1936年颜老认为我国不仅西医人才缺乏,我国制药业也十分落后,西药全靠进口,西药人才缺乏。因此在这一年,又在医学院内设立了药学专修科。从这一段历史看,在医学院校中设立公共卫生和药学专业,这在全国医学院校中是最早的一家。经过以后的发展,医药卫生各学科越来越多越齐全,但颜老为上医打下的多学科基础,功不可没。

三、系统的医学教育思想

1)治学严谨的校风校纪

颜福庆先生十分重视校风校纪建设,要求教师专心教学,不得在外开业行医;要求学生刻苦学习,养成勤奋学习的习惯。比如在湘雅、上医两所学院招生时,都由教授组成招生委员会,公开、公正、公平地进行,任何人不得干预,严格选材,全凭条件择优录取。对不符合条件的达官贵人子女要读书,一律以“爱莫能助”婉拒。教学中贯彻“三基三严”(即基本理论、基本知识、基本技能;严格要求、严密方法、严肃态度。)精神,注重培养学生独立思考的能力。教育学生只有学好基础学科,牢固掌握高科技,善于开拓,才能创新。在学籍管理上,学生单科成绩以60分为及格,总平均分以70分为及格。学生一年中,如有一门主要课程不及格,需补习复试一次,复试再不及格不得升级。如二门主要课程不不及格不予补考,留级一年。如三门主要课程不及格者退学。对年轻住院医生,除例行节假日外,一律住在医院,实行24小时负责制,随时为病人服务。师生在这种校风熏陶下,培养自尊自信、自强自律精神。对考试测验,不设监考也不作弊,师生们认为作弊是自欺欺人的可耻行为,不论是学习还是实习,都坚持终于学科信念,反对弄虚作假。这些措施的严格执行,使广大学生感到,进校不易,学好也不易,更加珍惜这个学习机会。一旦毕业生走向社会,普遍获得用人单位好评。经过几十年的培育,从颜老开始的严谨治学代代相传,并被不断发扬光大。

2)注重加强师资力量

注重加强师资力量是颜老办学的重要特色,办学之初颜老就团结了一批志士仁人,一批学有专长的名医、专家,并从制度上予以保障。医学院注重聘用一批中外专家、学者和海外归来的博士生们扩充师资队伍。颜老一贯提倡“公医”制度,来校任教,强调专业敬职,反对在外开业行医。比如上海医学院规定,专任教师服务满4年,享有一年带薪休假,在国内外从事研究、进修,这一办法对提高师资水平发挥了积极作用。早在上世纪30-40年代,上医即有一批青年学生赴国外深造,学成回国,在上医这块土地上辛勤耕耘,做出了很大成绩。1956年,经中央核定上医有16名一级教授,22名二级教授。这些教授都是各学科的先驱者、奠基人或领军人物。当时的教育部长蒋南翔说,上医的一、二级教授比清华大学还多。所以解放后上医一直是全国重点高校之一。1994年专家组评审时,上医正副教授已达1125人,还有一大批中等专业技术人员,分布在全校各院系、各专业、各学科之中。这样雄厚的师资力量,在全国医学院中名列前茅。由于上医师资强,1955年,中央命令上医负责建设重庆医科大学。颜老亲自去重庆选址,并从上医分出一批师资、设备进行支援。此外,上医还陆续支援重庆、山东、大连、新疆各兄弟院校一批骨干教师,为全国医学教育作出了贡献。

3)教学、医疗、科研三者并重

颜福庆先生主张教学、医疗、科研三者并重。在湘雅,博士虽为校长,但他既是坚持教学第一线的卫生学教授,又是做好眼科的临床大夫。在上医为例,颜老开始就将三项任务紧密结合,互相促进,为上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经过几十年的发展,至1994年,学校有本科专业12个,硕士点50个,博士点35个,全国重点学科点、硕士点、博士点、博士后流动站数以及在校研究生数在国内医学院校中处于前列。科研上,许多科研项目拿到国内第一,有的达到国际水平。自1981年到1994年,已获得省、部级以上科技成果奖369项,其中国家级21项。如“小肝癌早诊早治”手术后生存率提高到70%,达到国际领先水平,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和卫生部科技成果推广一等奖,并获得美国癌症研究所“早治早愈”金牌奖,处于国际领先地位。医疗上,学校有7所附属医院,有大批医疗专家和临床教授,各医院各有所长,各有千秋,在脑外科、手外科、肾移植、心血管、抗生素研究、肝癌临床、新生儿疾病、围产医学、生殖免疫、角膜移植、电子耳蜗、新喉再造、肺癌、鼻癌、乳腺癌等方面,保持着国内领先地位。

上医从颜福庆创办之日起,就坚持正确的办学方向。吴淞时期,利用的是他校旧址,校舍遭日军炮火摧毁后,学校利用借读他校的办法,维持教学。上海沦陷时,上医师生在第二任校长朱恒璧教授带领下,走上抗日求学的道路,辗转后方昆明与重庆,最后在重庆歌乐山茅草屋内上课。抗战胜利后返回上海,枫林校区及中山医院又受到日寇破坏,复校任务也未压倒上医人。文革期间,上医停止招生6年,后同意恢复招生时,上医教职工又以最大热情培养工农兵学员。改革开放时期,学校得到恢复和迅速发展,但学校仍然坚持教育为本,育人为先,自甘淡泊,热爱事业,为攀登医学高峰而努力奋斗。几十年来培养了大批高质量的医药卫生人才。湘雅、上医的毕业生遍布国内外及欧美各地。在湘雅校友中被评为我国两院(科学院、工程院)院士的就有12人,在上医校友中,为我国两院(科学院、工程院)院士的更有42人。享誉国内外的微生物学家群体汤飞凡、李振翩、谢少文等都是颜博士的学生。

4)注重德育、倡导公医制

颜老一直把德育放在首位,这一良好传统的形成与颜老的倡导是分不开的。学校在创办之初就注重品德教育,抗战时期,上医派出了血吸虫病治疗队,救治南下解放军战士。解放后,教育学生热爱祖国,热爱社会主义,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走与工农兵相结合的道路,树立为社会主义献身的思想。改革开放年代,要求把学生培养成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一代新人。抗美援朝时期,又派出多批医疗大队和技术顾问团奔赴救援前线。文革期间,上医师生组织的“指点江山医疗队”、“祖国医药探索队”活跃在贵州、四川的山区和农村,为当地人民送医送药。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1988年的上海甲肝大流行、1998年的长江洪涝灾害等等,只要国家有难、百姓受苦,上医的白衣战士就会闻风而动,奔赴第一线,留下了无私奉献的身影。颜老提出的医疗为大众服务的思想和当今党和政府一贯倡导的关注民生,构筑和谐社会的构想不谋而合。

另外,颜福庆倡导公医制,反对私人开业,使教师专心致志于教学和医疗。上医的办学历程,是颜福庆倡导“为人群服务”和公医制的办学思想不断延续和完善的过程,是颜老对现代中国医学教育重要的贡献。

5)重视预防医学

重视预防医学(或称公共卫生),这是我国现代医学的一个重要转向。也很好地贯彻了毛泽东主席在40年代倡导的“预防为主,治疗为辅”的方针。颜福庆就任第四中山大学医学院院长后,在医学院第一期的计划中建设两个重点学科之一就是卫生学,他亲自担任该学科主任兼公共卫生学教授,并将两个卫生学科的教育宗旨定为:医学须绝对社会化、科学化、经济化;使医学生有强烈的社会观念和民族意识;增进民众的健康,预防医学、普通治疗与卫生教育并重;抱定到农村去的精神。他在湘期间,既往湖北成功地遏制了东北鼠疫向南的蔓延,又在湘雅担任了10多年的预防医学教学,极为出色地进行了萍乡煤矿钩虫病调查与防治。他借鉴协和的经验,在卫生教学中创建了我国第一个农村卫生试验区——吴淞卫生公所。在抗战时期的艰苦环境下,湘雅医学院内迁贵阳和重庆,上医内迁昆明和重庆,两校都没有放弃公共卫生的教学与实践。

博士还重视培养预防医学(公共卫生)事业的接班人,特别是他在民国政府卫生署长任上时,数次举办有全国各医学院校参加的“卫生署公共卫生医师特别研究班”,致力于国家高级公共卫生人才的培养。在上医,他通过亲自谈话,挑选出预防医学人才。早就有一批又一批品学兼优、有使命感、献身于预防医学的优秀人才,苏德隆、顾学箕、杨铭鼎、王簃兰、俞顺章……,他们一代又一代人为我国的劳动卫生、卫生环境、疾病控制等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

颜福庆的预防医学思想,还体现在重视公共卫生教学和公共卫生实践基地的实习,并延续至今。

6)强调医学教育的层次性和精品教育模式

在湘雅医学专门学校成立之初,颜福庆先生就提出了一系列医学教育办学思想,强调层次性与精品教育的办学模式。

首先,在宏观布局上主张医学教育要有层次性。他认为医学教育既要照顾到现实的多数的需要,又要考虑未来长远的发展,因此应该有层次性,认为与一般高等院校相比,医学院校的学制应当是最长的。因此在学科、学制及课程设置方面与众不同,设有补习班、预科班本科班和研究科:补习科一年,注重英文。预科班两年,注重化学、生物、物理三门学科。本科五年,多自学预科升学。研究科一到三年,致力于专科专病的研究。

其次,在办学标准上追求精品教育模式。教学计划、教学内容、教学方法以及前期、后期的教学都与当时美国第一流的医科院校一样,设备也是最先进的,其目标就是要将湘雅医学专门学校办成“霍普金斯”式的中国现代高等医学教育机构。因此,颜福庆对师资的要求十分严格。在湘雅,他要求美方人员必须是国外大学毕业、经雅礼协会选派;国内教师不合格者不聘,宁肯一些前期课由临床教师兼授。

     颜博士在湘期间,任湘雅校长的时间是19141927年初,共培养了7届计51名学生,每届平均毕业只有7·28人,可谓典型的精品教育模式。这些学生,既有国家主管部门所发的毕业证,又持有美国康涅狄克州政府授予的医学博士证书,无需再考,在美国即可开业行医。在此期间,颜博士的医学教育思想是从学习借鉴欧美模式向自己独特风格转变的标志。这一标志在湘雅办学历史上的重要体现是,为达到精品教育目的所采用的严格的淘汰制办学。当时,现代医学教育没有可供采用的中文版教材,使用的全系欧美出版的英文原版,湘雅采用英文教学势在必行,因而特别注重学生的英文水平。仅就英文语言关而言,对于母语是汉语的中国学生是道不易越过的坎。因此,英文语言关的难度加上医学专业学习的深度,湘雅的学生读到一定的年限被淘汰的人不少。湘雅医学专门学校1-9班入学生数为237人,与毕业的64人相比,平均每年的淘汰率为73.4%,这再次说明颜博士的精品教育模式

7)文明科学的主张与“敢为人先”

在湘雅,颜福庆在办学中坚持文明科学的主张,一方面体现在其男女平等与开门办学的思想上,另一方面也体现在其文明办学与思想多元的观念中。

招女学生学医,这在中国当时的医学教育界可谓是开天辟地,那时湖南长沙的中学还分男女设学,女子能进大学学习是稀罕之事。这一创举不仅开了湖南高等教学教育首招女学生之先河,也是他在医学教育思想方面提倡男女平等的具体做法。

开门办学也是他的一大创举。一是定期邀请校董如谭延闿来校视察、参观、监督湘雅的办学。二是提倡教育为平民服务,组织学校的免费学额委员会,为三湘子弟设立20名免费学院名额。三是当国际国内发生重大事件时,允许学生上街游行、庆祝与声援。敢于冲破宗教樊篱,坚持传播西方文明科学的主张,这是颜福庆与众不同的又一面旗帜。具体表现在课程安排上不设宗教课,192512月,这一做法受到前来参观的全国教育联合会代表团的肯定。

颜福庆还提倡湘雅医学院系统内学术争鸣与思想多元。1919年毛泽东主编的《湘江评论》被查封之后,还允许学生会龙伯坚等诚邀毛泽东来湘雅主编《新湖南》。在业务上不固步自封,而是注重更新与专业充电。起初他是湘雅医院的职业外科医生,而后又做眼科、热带病学,直至专攻公共卫生学等等。

颜福庆的这些主张与做法,不仅需要非凡的胆识和气魄、博大的知识和胸怀、深邃的眼光和判断、扎实的技艺和功夫,而且还需要有一种牺牲精神。正是具备了这些优良品质,使得这位湘雅人又多了份英雄气概、多了份大家风范。而这份英雄气概和大家风范正是湖湘文化中“敢为天下先”思想的集中体现。

2000年,在纪念颜福庆逝世三十周年座谈会上时任九三上海市委主委的谢丽娟同志曾强调,要总结和研究颜福庆医学教育思想,加以继承和发扬。相信在落实科学发展观的今天,我们能将颜福庆奋斗终身的中国现代医学及其系统的教育思想归纳总结,传承发扬。

总结颜福庆先生的教育思想,与其“正谊明道”观念密不可分,先生不仅有“仁术”,更有“仁心”,无论在战火纷飞的年代,还是在和平年代,都能用一颗“仁心”对待患者,为挽救生命、驱除病痛奔走一生。这样的精神值得我们永远学习,这样的人值得我们永远怀念。1931年,当时的《民国日报》刊载了颜福庆先生在上海沪江大学给预科学生的演讲,其中一段话这样说:“学医的目的,许多人以为能多赚钱,我想他跑错路了。……医生是福人的职业;……若然有人拿服务人类,为公众利益为目的去学医,这才是最好的,取这种目的人,才是人类的服务者。”无论是在医患矛盾突出的今天,还是在理顺了医患关系的将来,无论是在医务界,还是在其他行业领域,为公众谋利益,为他人服务的思想将永不过时,颜福庆的“正谊明道”也将永远留在人们心中。

 

参考文献:

1.《上海市地方组织志 中国民主党派卷》,第九篇“人物”,1998年,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第479

2.《颜福庆传》,钱益民、颜志渊著,复旦大学出版社,20079

3、《道一风同》爱德华·胡美著 1946年版 中南大学档案馆馆藏

4、湖南育群学会美国雅礼学会合办湘雅第一次合约(一九一四年七月订)湖南省档案馆馆藏全宗67目录1卷号8

5、《湘雅医学专门学校第二次报告书》1916年版 湖南省档案馆馆藏 全宗67目录1卷号8

6、颜福庆关于湖南长沙湘雅医学校和医院的报告《与中国人合作医学教育

的一例》颜福庆《中国博医学会》313),218-2241917

 



[1] 创办于1914年,时称“湘雅医学专门学校”,1925年更名为“湘雅医科大学”。现为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

[2] 上海医学院于1927年建校,1949年由上海军事管制委员会接管,并成立临时管理委员会,颜福庆任副主任委员。1951年上海医学院改组,颜福庆被任命为副院长。1952年学校改名为上海第一医学院。1985年改名为上海医科大学。2000年,上海医科大学与复旦大学合并成为新5的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名称得以保存。

[3] 荣独山,曾任上海医学院放射学教研室主任,我国放射学奠基人之一,上海文史资料选辑—上海九三学社专辑,2007年,上海市政协文史资料编辑部出版,第83页;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view/398299.htm

[4] 苏德隆,历任上海第一医学院副院长、九三学社上海市第九、十届分社委员会副主委,为我国流行病研究代表性人物之一,《上海市地方组织志 中国民主党派卷》,第九篇“人物”,1998年,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第519

[5] 郭秉宽,眼科学家,被誉为中国的眼科之父,曾任上海第一医学院眼科研究所所长、附属中山医院眼科主任,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view/398318.htm

[6] 王淑贞,曾任上海第一医学院妇产科医院院长,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view/398297.htm

[7] 林飞卿,曾任上海医学院微生物学与免疫学教授,从事教学、科研和师资培养工作,上海文史资料选辑—上海九三学社专辑,2007年,上海市政协文史资料编辑部出版,第83页;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view/3737382.htm

[8] 董承琅,心血管内科专家,曾任北京协和医院心脏病科主任、上海医学院名誉教授,建国后曾任卫生部医学科学委员会委员、第三至五届全国人大代表,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view/2730388.htm

没有上一篇了!
下一篇    雅礼在湘的起源
关于我们 | 百年湘雅 |主营业务 | 联系我们 | 新闻中心 | 招贤纳才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湘雅路88号湘雅大酒店8楼; 集团电话:0731-84805163 湘ICP 备05067313号
网址:http://www.xiangyagroup.com 2010-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湘雅集团
技术支持:君之合信息